三年前大年初一的旺角暴动,是港独派走向败亡的分水岭,让社会各界看清楚所谓本乡派、自决派的真面目,自称捍卫本乡利益的人,却在社会上策划一场暴动,令熙来攘往的旺角变成暴动战场,损坏社会秩序,罔顾途人安危,所谓本乡派、自决派实为一班坏人。自此以后,他们逐渐走向衰亡,市民对於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坏人也愈来愈恶感,也令特区政府之后连串冲击港独的举动得到干流民意支撑。三年之后,港独派已成为过街老鼠,参选无门、反抗无力、穷途末路。但是,在港独派逐渐泡沫化之时,居然还有人对他们施以援手,还有人为他们昭雪,称坏人为烈士,是非倒置莫过於此。苟延残喘图为旺暴昭雪一些港独分子,包含建议港独的香港大学学生会、中文大学学生会、理工大学学生会,以及香港民族阵綫、学生动源等,昨夜在港大举行旺暴3周年聚会,题为复原本相 毋忘烈士。这个荒唐聚会有两个意图:一是为苟延残喘的港独派鼓劲,这是一场港独派的聚会,也是港独派的集结号,经过这场聚会抱团取暖。二是妄图为旺角暴动昭雪。旺暴是港独分子策划的一场暴动,也是压倒港独派的终究一根稻草。因而,港独派一向期望将旺暴昭雪,将一场有安排、有计劃的暴动,歪曲成为看护小贩,坏人被说成是烈士,是为了争夺公义,图为港独派漂白昭雪。港独派要歪曲现实还能够了解,但反对派居然赞同其昭雪,却令人侧目,其间在推举中一败再败的工党李卓人,日前更与港独分子陈泽滔进行所谓对谈。为了巴结港独分子,李卓人不光将旺暴与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混为一谈,更指勇武反抗未必无效,旺暴的武力程度放在全世界而言是湿湿碎如此。言下之意,当日坏人以石头袭警、在路旁边打砸抢烧、令旺角鸡犬不宁,在李卓人眼中都是湿湿碎,更指勇武反抗不应当祸不单行如此。李卓人的说法不光荒唐,更是以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。当日旺暴的进程有很多网上片段作证,不是李卓人及港独派能够篡改前史,法庭的判定亦已证明当日确实是一场暴动,而坏人的行径现已跨越了法令界限,对市民及社会秩序形成严重损坏,这样仍是湿湿碎吗?并且,李卓人说反抗未必无效,有意宣传所谓反抗有用论,但旺暴究竟为香港带来了什麼?是打开了暴力骚乱的潘多拉盒子、是将戴耀廷宣传的违法达义面向最极点、是令香港社会的敌对愈加剧烈。除此以外,旺暴并没有给香港带来什麼,有的仅仅一场噩梦和经验罢了。李卓人的言辞不知所云,反映其人或许由于败选现已败昏了脑。最令人不齿的是,旺暴发生后引发社会巨大反应,反对派政党怯於民意压力,也纷繁出来劃清界限,并表明要严厉追查,包含民主党、公民党,而李卓人当日也有批判举动,这些都有记载不容狡赖。但三年曩昔,李卓人以致反对派之流却觉今是而昨非,纷繁打倒昨日的我,不光再没有斥责旺暴,反而妄图出来为其昭雪,将港独坏人称为烈士,乃至扬言他们参选可为其站台。争夺独派选票饥不择食李卓人的荒唐言辞仅仅一例,近期反对派更开端不断向港独派抛出橄榄枝,香港民族党被政府依法取缔后,民阵居然为其建议遊行支援;民主党林卓廷日前又建议针对内地旅客的新一轮驱蝗举动,公开勾通港独派挑起事端,而对於所谓旺暴三周年聚会,一些反对派政客也表明支撑。现在李卓人更出来为坏人昭雪,信任也不是代表其一家之言,而是反对派成心派出他这样一个过气政客出来试水温、放气球,这些都反映反对派有意挨近港独派。或许,反对派由于之前在立法会补选一败再败,於是期望借争夺港独派选票,补偿原有票源的丢失,於是由以往的劃清界限,改为大力争夺,先是肉麻示好,再由林卓廷牵线协作,继而为坏人昭雪,为其参选站台,这些都是为了巴结港独派,然后争夺其票源,让反对派在之后的推举中重整旗鼓。反对派不断向港独派挨近,不过是为了推举利益,但惋惜却是藥石乱投:一是港独派视反对派为仇雠、是最大敌人,就算反对派现在卖力巴结,也不或许令港独派改动态度,何况反对派食相太丑陋,存心太显着,卖力巴结仅仅白费。二是港独派虽然有必定票源,但却是政治毒藥,在一国两制之下,不光港独派没有出路,任何勾通港独派的政治安排和人士,都是自寻死路,例如民主党的林卓廷,单是勾通港独,帮忙宣传、宣传港独一条,已足以构成DQ理据。反对派垂涎港独派票源,但终究服下的仅仅政治毒藥,结局只要一个:饥不择食自寻死路。来历:大公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